设为首页收藏本站|繁體中文

埃德蒙顿华人社区-Edmonton China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772|回复: 1

[转]在这里,几乎有可能存在着终生信守不渝的爱情

[复制链接]
鲜花(21) 鸡蛋(0)
发表于 2017-12-17 0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杨团队,追求完美;客户至上,服务到位!
他们确实生活得更认真,更执着于自己,很少去管那些. H3 |2 K2 S8 S/ |* z" ~0 @
表面的变化,以及琐碎的外界事物。我可以想象到,在
, y; C1 M, q# x; }这里,几乎有可能存在着终生信守不渝的爱情。0 b+ G: |' O- ?! {" M# q
+ d& J8 B( x% W. x; X" [

7 t3 O$ P# Q- K8 A: L
2 B* O: ?/ |* q; p  I3 c1" R% m! `# Q5 v7 P2 ^. O
8 F% X& H, O% [6 E! C" T
# p6 T4 y- M# R" ~
4 O! @, k3 q2 q. [1 a
故事其实是通过一个叫丁恩的女管家之口记述的,洛克伍德是一个大城市来的年轻人,他意外闯入了呼啸山庄,山庄的一切都显得诡异而恐怖,呼啸山庄主人希思克利夫是一个冷漠的没什么人情味的中年人。有一天晚上,洛克伍德似梦非梦地发现了一个秘密,原来自己住的房间以前是一位叫凯瑟琳的人住的,于是他缠着一直在山庄侍奉的女仆人丁恩太太,想要弄清楚呼啸山庄的过去。
3 s* h; _4 Q- H& C' a9 U- y6 W( X
  {9 `8 o# k. e8 d+ O) {呼啸山庄的老主人,也是当地的乡绅恩肖先生带回来了一个不明来历的小男孩,起名为希思克利夫,恩肖对这个小男孩爱护有加,他几乎夺走了主人对小主人亨德利和他妹妹凯瑟琳的宠爱。恩肖死后亨德利报复希思克利夫把他贬为奴仆,并百般迫害,可是凯瑟琳跟他亲密无间。有一天希思克利夫跟凯瑟琳偶然来到了离呼啸山庄不远的画眉山庄,凯瑟琳第一次发现,原来在自己生活的世界之外,还有另一个世界——它比呼啸山庄更温暖,人也更有教养。过了没多久,她似乎爱上了画眉山庄的年轻人埃德加。希思克利夫听到了她的内心独白,愤而出走。三年后他重新回到山庄,凯瑟琳已经嫁给埃德加。
2 K* \3 u* {7 _0 r+ h/ m' I! B7 ?; P: t% E. j
希思克利夫开始了疯狂的报复。他通过赌博夺走了亨德利的财产,亨德利醉酒而死,他立刻把亨德利的儿子哈里顿贬为奴仆,又用计故意娶了埃德加的妹妹伊莎贝拉并进行迫害。内心痛苦不堪的凯瑟琳在生产中死去。十几年后,希思克利夫强行让埃德加和凯瑟琳的女儿——小凯瑟琳,嫁给自己与伊莎贝拉的儿子小林敦,用这种方式把埃德加的画眉山庄的财产也占为己有。
7 T6 {7 J# W* H4 C* r+ _' A4 [
; Q  a3 l9 m* [0 |5 H9 ?, z4 @6 c$ ]埃德加、伊莎贝拉、小林敦都死了。希思克利夫眼看着当初的复仇计划实现了,可是他无法从对死去的凯瑟琳的爱恋中解脱出来,最终绝食苦恋而死。临死前,他看到小凯瑟琳和哈里顿相爱,他死后,两人离开了呼啸山庄,去画眉山庄安了家。
; A2 ]. q! n/ o2 T7 w) F3 ?# K" L3 F5 R/ i: m

9 Y/ J: G1 `9 s' R1 X. R+ U) t2 I* L* @( M% d# i; J. ?
2
' H8 n* x" f7 h* y. @; c% G: p: F  N! S1 x& O% b

6 [+ e4 s: `( ]- `* U; p
7 z* T7 _7 U* |/ {& H$ F; f希思克利夫是一个怎样的人?几乎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——残忍、决绝、一心复仇而毫无同情心,书中伊莎贝拉嫁给他没几天就给以前的女管家丁恩写了长信,细数希思克利夫的残暴。然而这一切,都起因于他对凯瑟琳的难以割舍的爱恋。" F9 h' _1 M- _5 ?4 @

  r% h* P) ?! N# ^9 g: G) ?少年时的恋人渐渐地走远,他自己成了奴仆,备受摧残,如果凯瑟琳始终在他身边,那对希思克利夫来说受多少打骂都不值一提。可当他无意中听到了凯瑟琳自言自语说:现在我要是嫁给希思克利夫的话,那就降低我的身份了。希思克利夫难以忍受这些,他出走了。
% r- }7 X3 w2 h/ M3 H8 n3 j8 y
% d! r; x+ s$ C事实上,如果他能听到凯瑟琳在那句自言自语之后说的一番话,他就会懂得凯瑟琳的心思,也不会出走;如果他出走三年后致富还乡,凯瑟琳还没有嫁给埃德加,他也不会复仇。然而作者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,他日日夜夜盼望见到的凯瑟琳已嫁给他人,他内心的煎熬比三年前更加沉重了。
" x! V. G, h$ @% q3 F
" x. D7 a+ {/ ^9 f) C希思克利夫自己也搞不懂,到底是他逼死了凯瑟琳,还是凯瑟琳失去了生的希望,他在迷茫中把所有人看做了敌人,他满不在乎别人的评价,执拗的报复所有人,就像山庄上呼啸而过的寒风,要把所有的一扫而过。
3 |0 v! @* a; P9 f9 w7 o" F
/ O6 D" T. v9 c! A6 D他原本可以拥有心灵相依的恋人,却阴差阳错的全毁掉了。他不知道自己的过往,不知道从哪里来,不知道父母是谁,但当他遇到凯瑟琳时,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样幸福的活着。希思克利夫把全部的快乐放在凯瑟琳身上,他怎么舍得放下这些?没有了凯瑟琳,他自己都觉得是行尸走肉了。
- Z1 C( {6 y, Y2 ^  m
( j; x/ D7 e- {凯瑟琳去世十几年了,他依然无法逃离出这种痛苦。有一天他看到哈里顿和小凯瑟琳在一起玩耍,他像是看到了多少年前的自己,他对女管家丁恩说:
% ?& q4 @8 ^7 _- |8 e
6 V& _1 ~8 u* L; h“哈里顿仿佛就是我青春的化身,而不是一个人。哈里顿的模样是我那不朽的爱情的幻影,是我为了维护自身权利拼死拼活的幻影,也是我的落魄,我的骄傲,我的幸福和我的痛苦的幻影!”
9 C! S! _( P% [! L1 ~3 ?+ X5 h6 E, y+ |! f
他原本可以像哈里顿一样,与凯瑟琳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啊!, @, O; O& Z, O: b! Z) w
+ f: j3 v/ {6 L2 n4 l
没有人懂得希思克利夫的痛苦,他痛苦到去墓地打开凯瑟琳的坟墓,他恨埃德加入骨,他从来不能忘记凯瑟琳的存在,他自言自语:& u7 y' d0 G, C- D

! B; ^9 y5 a' i+ f' N% T“我哪怕低头看一下地面,她的面容就印在地面的石板上!在每一朵云里,在每一棵树上——充满在夜晚的空中。白天,在每一件东西上都能看到她,我完全为她的形象所包围!最普通的男人和女人的脸——就连我自己的脸——都像她,都在嘲笑我。这整个世界就是一部可怕的纪念集,处处提醒我她确实存在过,而我失去了她!”; }9 V& `6 c$ y! t6 ]' {7 ]
- e0 W0 ?- i1 C

% v2 u: x; U2 j1 \3 ?% M& U0 O9 g& M, b% s" u
3. {' g8 K9 T$ e) X% v. ~& b

# A3 |$ H* U, d% j9 x
' L5 m# ^4 j. l4 ]
3 h  b' a* l% p/ E3 e凯瑟琳是一个怎样的人?很少有读者会认为她背叛了希思克利夫的爱情。当她还小的时候,就跟希思克利夫分不开了。她喜欢希思克利夫,“要惩罚她时,最厉害的一招就是把她跟希思克利夫分开”。即使认识了画眉山庄的埃德加,她依然没有改变过。  y( f% \+ \2 ?) L- k
# p4 K  Q) s2 Y! t* ^# P
直到埃德加向凯瑟琳求婚当天,她向女管家丁恩求教。丁恩问了凯瑟琳一个问题:你为什么爱埃德加呢?& G5 q7 B1 r* ?

9 @' |  x+ l/ s$ J凯瑟琳说了几个理由,英俊、年轻、活泼、有钱,而且爱她。
# ?# B5 b/ C/ u; J1 @. ?+ }0 Q/ W* y
你爱埃德加先生,是因为他英俊、年轻、活泼、有钱,而且爱你。可是世界上英俊、有钱的年轻人还多着呢,也许比他更英俊,更有钱,你怎么不去爱他们呢?
$ P) N+ Z0 g5 F' V+ x) j6 F1 z0 J9 u+ A" d! O
即使有的话,我也没碰上他们呀!我见过的人中,没有人比得上埃德加的。" r" r/ \7 W! ]. k
: s: P9 X: ^3 n5 J- j" a
你会见到一些的。而且他也不会永远英俊,永远年轻,也不会永远有钱的呀!
. I3 G) [2 {/ a0 a! p
! c. n( i( \% G9 b可现在总是的呀!我只要他现在是就行了。我希望你说话实际些。2 [4 J) F6 s) J7 ~
- O" S1 f5 D6 C: }) q" o
你爱埃德加,埃德加也爱你,一切看来都很顺心如意呀,障碍又在哪儿呢?, N7 Y6 f4 U# x& P# A
! X$ S% `: [! G  G5 B
在这儿,还有这儿,凯瑟琳一只手拍拍自己的前额,另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胸膛,说:“总之,在我灵魂居住的地方,在我的灵魂里,在我的心坎中,我确信我是错了”。) j! P9 U, m1 X" @) L# B) }+ w

5 n3 u% x; ]/ d. F5 }
, ~  A% C- ?% `+ n/ S  _/ B3 H3 ]凯瑟琳并不是不知道,她对埃德加和对希思克利夫是完全不同的感受,她用了一个树叶和岩石的对比,
! ]8 i" H; {3 s; G# n+ I7 N) W6 P* H! f/ |, m4 S
“我对林敦的爱,就像林中的树叶。我很清楚,当冬天使树木发生变化时,时光也会使叶子发生变化。而我对希思克利夫的爱,恰似脚下恒久不变的岩石,它虽然给你的欢乐看起来很少,可是必不可少。”9 i0 y% {( X0 Q6 a
$ H0 K5 w, k* f8 v, I
她之所以强词夺理的问一个女管家的看法,是她难以说服自己,也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说出了那句流传至今的名言:
: v2 h' v$ O# f. {- t, x& _. E% d8 [& N# @, F4 y0 K
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,我是多么的爱他。我那么爱他,并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,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。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,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。”
  D. o: \9 j7 e# K: `; H, G. @& z5 ^4 v0 u' Q( m
只可惜,希思克利夫一直听到凯瑟琳说嫁给他会降低她的身份,就没有留下来再听下去,也真的成了“永远也不会知道”了。希思克利夫出走的那天晚上,凯瑟琳一直在大雨里淋着,又坐着等了一个通宵,别人怎么劝她,她都不肯动一动。终于在希思克利夫出走三年后,凯瑟琳嫁给了埃德加·林敦。
; Z9 E4 {; [: P( t7 ]+ c0 j. G' z9 ]* N1 ~# n/ g1 p% p$ l
即使已经嫁到了画眉山庄,当希思克利夫重新出现的时候,凯瑟琳高兴极了。“她一直盯着他看,好像生怕她把眼光一移开,他就会消失似的”。就是这种深沉的爱恋,造成了凯瑟琳最后的悲剧。凯瑟琳只活到了书中的一半,就病逝了。
2 Q2 @' ^, O" I& a* ~1 `8 j
! i) A# W4 u. I' k  w' r) x! Z- U. N$ D3 y# C2 q
$ w* n) P1 J) G9 }  q2 v
4+ d# n- I* l+ o+ [, R
& g7 D( k, W7 S! M
2 x# t9 Z  \/ h4 J4 ?' [5 c
# ?4 E0 H: n; H
《呼啸山庄》最感人的段落竟然是在前面,“我”住在凯瑟琳曾经住过的地方,做了一个梦:
* j# [+ w8 K7 A$ Q
0 c0 g! B) v9 q, P6 D$ S8 S我的手臂被一只冰凉的手紧抓着,一个极其凄惨的声音呜咽着说:“让我进去——让我进去吧!”/ L9 F+ W4 X4 q& [* A; C. g8 A; h

4 H% Q  C. f0 g) H“你是谁?”我问道。
+ _9 e8 O: D6 ?
* z. o" l- x/ m8 v6 ~' L3 H“凯瑟琳·林敦”,那声音颤抖着回答,“我回家来了,我在荒原上迷路了!”
' \& Y4 `8 M1 H4 X8 \8 O2 l+ e3 i  j3 c/ A* e5 L* m3 V
那只手紧抓着不放,简直把我吓疯了。: I; [3 x8 T' |8 T3 R6 ?

1 B, q! W! K! t% V: {“走开!”我大声喝道,“哪怕你求上二十年,我也绝不会放你进来!”
  i$ {& @, O+ T- M! {. D( ~8 |. t  j
3 c& v4 v# a. ~+ x“已经二十年了,”那声音抽泣着说,“二十年了,我已经做了二十年的流浪人了!”$ j; s5 _  }& L

2 p4 w5 \% J7 {/ ~& ]! l凯瑟琳死后二十年,她的魂灵始终在呼啸山庄,她是多么想再回到小时候,那时候刚见到希思克利夫,他们一起骑着父亲牵来的小马,在无边的荒原上嬉戏打闹……& F/ ?/ d, ]8 d9 k

- ]; s; y+ @5 F, D2 l- x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最大的悲苦就是希思克利夫的悲苦,而且从一开始,我就全都觉察到了、感受到了。我活着的最大目的,就是他。即使别的一切全都消亡了,只要他留下来,我就能继续活下去;而要是别的一切都留下来,只有他给毁灭了,那整个世界就成了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,我就不再像是它的一部分了。”4 c: }* s/ w, _, N9 g& {

6 D+ z* t+ _9 O: l  Y9 k: @3 T3 C1 ~这是凯瑟琳说的话,而把这句话如果换成希思克利夫来讲,其实内涵是一模一样的。别的一切都还在,凯瑟琳不在了,对希思克利夫来讲,这个世界就是极其陌生、寒冷了。
9 d; F! P' J# i# t! P4 ]( I0 f) m4 D
  g+ Z2 N8 a: S: V" d& D' V
5 m: B! F" Y9 F% s1 ?, D3 y# J
5
5 B- w# ?& `2 I  a- C
; x; |; H; B# |  s6 _$ k3 C9 m1 B: `9 t! L) h1 X5 _
2 i4 \( Q* v) }
《呼啸山庄》作者,只活了30岁的艾米莉,久居乡下,从不接触异性也没有结婚,她几乎用尽她所有的才华,所有的想象,所有的内心体验都写在这本书里了,无论是希思克利夫还是凯瑟琳,她几乎把自己最向往的那种爱情投射在他们身上。她不屑于做全知全能的上帝,只是藏在故事的背后,既不出面说教,也不做评论。只是能从一些片言只语中发现她的影子。
0 T' b! }: ^: G
) z$ V# u  F" s5 O: o4 p3 }有一次,艾米莉借“我”之口说出了自己的向往:
% D  _5 U. a& K! }, B) K* e: ^9 P8 r2 n8 b
他们确实生活得更认真,更执着于自己,很少去管那些表面的变化,以及琐碎的外界事物。我可以想象到,在这里,几乎有可能存在着终生信守不渝的爱情。% m  I" k# \3 O$ v1 Q2 I
% y/ I' E' J5 V# P
我似乎也看到了一片凄凉的景象:$ e. v- K1 S; W5 H5 s
8 u, L' }' m  G
在那荒凉的山顶上,土地由于结着黑冰冻得坚硬,凛冽的寒气冻得人四肢直打战。黑夜已提前降临,天空和群山混成一片,淹没在暴风雪卷起的可怕旋涡中。暴风雪呼啸而过,窗前一颗枞树的枝杈碰到了窗格,它那干枯的球果打在窗玻璃上咯咯作响。
鲜花(21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2-11 2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半夜又觉半醒( o4 A( m( p2 X; D
思念如丝+ Y- E1 r5 e1 j+ s* L/ n9 d
从冰封的木桥下
2 m3 f# }2 @; o双双对对的小野鸭开始
- m5 j' [5 b! i& B* U, p到不吐不快的喃喃细语
# J5 m- ~8 [" L$ t终于身心激荡的倾倒
/ b  \% @; `* R+ R
9 `- I7 ], A* B我知道$ S$ U& P% e4 J; t  l
思念1 L6 Z- X  U# h. v/ x( }4 q
从见到你的一刻开始
$ D& L; N4 r; J1 W4 r; H就无穷无尽
7 R9 a+ n9 F4 L; t9 D即便拥你在怀- b$ C5 ^- j1 G# u& X
还是一样的
9 T9 G4 f9 V' m5 P想你
2 g4 w5 C6 A/ ?" t. R* r- ~! i% q. i( z, L7 b- J: k
也许& @7 K+ Y! k1 @) f! U
是想有心灵感应, h- s" T  V5 q  ^
让思维无尽3 o3 N2 A) ]. d9 m+ g# _+ p0 y% s6 U
进入你的梦中
" Y/ h  X6 Y$ ]9 m: S1 g* G4 y! M
又或许
5 H3 m! s: T/ L; K* X/ ~5 L是想像着这甜蜜的灵魂& Y( t% V6 g) z# ^" Z, o* m. }0 O) k
驾驭北极的光影
6 n0 a, J+ Z: ?& q% \* b5 z奔向& }0 T% P3 k1 j4 k9 M3 |" Q2 O
宇宙的永恒
2 Y' D- ^+ `* N' [6 S4 N" G0 ?& Z4 I% q/ A+ |4 S/ J
# i5 W+ m: q- c3 ?5 C! j8 h$ n; V
记录:致灵魂的舞者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埃德蒙顿中文网   

GMT-7, 2018-4-20 13:07 , Processed in 0.116572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